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朗木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9·12 燕羽山迷途  

2009-09-15 20:47:11|  分类: 2009北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上周在“出走社”里patch发了个“大庄科-景儿沟-燕羽山-柳沟”的出走课题。每每去柳沟的时候,我一直想爬爬燕羽山,于是忽悠好友一起报了名。他先报的名,我最后一个报上。

patch(我们都叫他“排叉”)在开题报告上说明,周六(12号)820925延庆南菜园总站集合,乘925到大庄科,从大庄科到景儿沟包小面过去,如果没有只好走着。计划是940大庄科,1100景儿沟,1500燕羽山,1900柳沟。如果顺利翻过燕羽山,下到柳沟住一晚,第二天(13号)一早乘车回北京。排叉还特意提醒我们,穿结实的鞋、保暖的衣物和长裤,带上1.5升水、一顿饭和拖鞋,注意防止灌木扎伤,等等。但计划赶不上变化,我们最终还是没能执行原计划。

头天晚上我从北京站步行到崇文门,和好友及其他伙伴去必胜客吃批萨,聊得很晚,逛了会儿超市才回家。回家便整理背包,装上相机、矿泉水、洗漱用品和一次性拖鞋。一看表,快十一点了,洗洗睡了。

一夜沉睡,清早闹铃把我吵醒,一睁眼五点了。我匆忙起床,上厕所,洗漱,穿衣服。从饼铛上拿了两个馅饼,披上外套,背上包就出门了。我自知快晚了,出了小区的大门,连跑带颠的,终于在五点半赶上了一趟即将出站的地铁,于是发短信告诉好友。据我估算,六点半能够到积水潭,但这还是挺悬的。所幸运的是,我在复兴门换乘环线的时候又赶上开往阜成门的列车进站,使我窃喜,这回不用让好友等我了!但没想到不到六点好友就到了积水潭,等在小吃店的门外。

六点半,我俩从积水潭赶往德胜门城楼后面的919直达快车总站。乘客有序的像画龙一样排着队等,我走近后第一眼就认出了鬼道,他正和我招手,说估计你们今天又得钻灌木。我们排了一会儿,排叉也到了,和我们打过招呼后排在队尾。

919人多车多,一会一趟,鬼道、我俩和排叉分坐在前后三趟车上。640,我们的车出站了。原以为可以在预定的时间(820)925南菜园总站,没想到事与愿违,还没到居庸关就开始堵车,后来又堵过一阵。回到家我猜想,如果当晚赶回北京,肯定堵得更厉害。

八点半919到达南菜园,我和好友下了车,便给排叉打电话。谁知他已经跑去925总站了,并告诉我往回走,到路口左拐就是925总站。这时面的南瓜叶在喊好友,原来他和鬼道包车去海坨。我们赶到925车站时,排叉、米格、小飞猪(MM)、沙子(MM)已经到了。

米格说925刚走一辆,下一趟得半小时以后。于是我和好友踏踏实实的去快餐厅上厕所、买包子。等我们回来,排叉有些犹豫,于是去调度室打听打听,才知道开往大庄科的925支线上午只有7点和1130各一班,于是我们果断的踏上了刚进站的920艾官营支线(路过柳沟),看看表整九点。这趟920支线每半小时一班,方便了去柳沟吃豆腐宴的外乡人。

车子在延庆县城里兜了一圈,上来不少乘客,过道里也站满了。有当地人不时抱怨人多,我们明白其中的道理,不与其争辩。起得太早,我又些困了,迷瞪了一会儿。车子在田间、村庄之间穿梭,村村都有站。大概是40多分钟以后,到了柳沟。排在我前边下车的是一群大妈,陆陆续续的也有当地人。

以前只知道柳沟背靠着燕羽山,村子中间是公路,但不知燕羽山在东在西。每次来都是来去匆匆,为到这吃豆腐宴,朋友们聚在一起热闹热闹。

燕羽山位于延庆县东南部,距延庆镇约15公里。为军都山主要山峰之一,海拔1278米。山体呈北东向延伸,东北与十八盘岭、风驼梁一脉相连,西南与八达岭隔川相对,并与三山共同突起于延庆盆地东南侧。阴坡有小片灌木林,东麓山间产杏。附近有中型钼矿。燕羽山的名字跟它的山形有关。远眺燕羽山,像一个挺拔的火山锥立于群山之上;近看则像两根羽毛刺向青天。

从地图上看,大庄科乡的董家沟、沙门村、景而沟、沙塘沟距燕羽山最近,应从这一带择路上山。据小飞猪讲,她曾经走过这条线,当时是从柳沟(果树园村)这一侧下山。与当地人问路,他们并不知“燕羽山”,都管这山叫“一驼子粪儿”,就像牲口身上驼的驼筐。

一下车,我们还说笑着要直接去吃豆腐宴,排叉却把我们往山脚下领。路很好认,在村口有一条土路,路边有一座“中国联通”的高大的基站。一路往山脚下走,不一会就会有卸渣土的大卡车从身旁驶过,我们被挤到一旁躲避灰尘。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一个岔口,一条路不知通到哪儿,路两旁的荒草挡住我们的视眼;另一条路通向不远处的村子——果树园村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小飞猪也不记得当年下山的路口了,所以保守起见,我们选择通向村子的路。下山时我们才发现,实际上山的路是左手边这条。我们从果树园村中穿过,走到村当中,拐了个弯,上了坡。先经过梯田,田梗旁有庄稼,有野酸枣。走在前边的沙子和小飞猪一看到野酸枣,喜出望外的边摘边吃。我吃出了甜头,不能糟蹋了,打开矿泉水瓶往里装。尽管十点才出发,但开始的路我们走得很休闲。又转了个弯,我们下了沟,此后不再有庄稼地,偶尔只有未结果的酸枣树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这时我问排叉哪座是燕羽山,他说最高的那座是,从远处看像两只猫耳朵并列着。咱们现在的视线被挡住了,什么也看不见,可见这山之高。一路上我就听小飞猪和沙子不停的聊,也插不上嘴,都是一个主题、一个地方、一伙人——支教、拉尔山、她俩和咚颜。后来我才知道拉尔山在欠发达地区湘西;咚颜是个女孩儿,也在出走社活动。拉尔山那里的艰苦是我和好友所无法想像的,更别提去支教了,我心中暗自佩服这三个女孩儿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沿着沟向上走,路不宽但并不陡,两旁的树叉也比较稀疏,偶尔能走在被雨水冲刷下来的小石块上,我总想夸张的用“石海”来形容眼前的景色。半条沟很快就走完了,路被几块大石头挡住只留了一人宽的道,我们就在大石头下边休息了一会儿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歇够了继续出发,接下来的路使我感到很紧张,步步闯关。走了一段以后小路收缩得很窄,眼前突现高崖(学名为“壶”),分两层,下面一层很高,上面一层道很窄。上面的那层岩石当中裂开了一条窄缝,只容一人擦身而过。起初是排叉和好友先攀了上去,小飞猪上去的时候被连推带拽的,我在底下不了解情况,干着急。轮到我的时候也是连托带拽的才爬上去。

险境并不算完,再往上是一块巨石,石头边上有一大一小两处缝隙。大的像个狗洞仅容一人钻过去。好友先钻,然后是我,我把包先递上去,自己很轻松的就钻了过去。接下来是沙子、小飞猪和米格,我赶快取出相机给他们拍下来。米格像驼着壳的大龟,一扭一扭的钻了出来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道路重重受阻,想必接下来是没有路了,活动增加了探路的性质。我们脚下是乱石,两旁是扎人的枣树和灌木,此情此景让我想起鬼道说的话。眼前我们早已偏离了绕山的路,抬头看,能望见顶,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努。

排叉和好友在前面探路,我们缓慢的在灌木丛中移动。坡越走越陡,灌木越来越密、越扎人,走走停停痛苦不堪。进入密林后,脚下都是松土,我不得不用上登山杖。排叉走在前边,身后是沙子,不一会听到沙子尖叫起来“有蛇!”。一条灰色的三角蛇正盘在他俩之间(当时我在最后,没看见),可把我们吓坏了。于是由好友带路绕着走,排叉留在原地等我们都走了,才离开。

原想此后的这段路半小时也就爬到顶了,可没想到过了中午一点还没有到顶。太阳更晒了,灌木也更密了,只不过矮了许多,在我的胸前包围着。最后一段路我有些体力不支,像是爬在灌木丛中。最终在两点钟我们爬到了山梁上。

在山梁上远望四方,田间、公路很清楚,有点像站在小五台的“白房子”往下望。我们开始休息、午餐。我先小睡了一会儿,缓过来后和米格要了一片抹了蜂蜜的全麦面包。太腻了,吃不下,我咬了一口就放回饭盒里,吃自己带的小蛋糕。上山的路上有点饿,我把带来的八宝粥喝了,所以现在不觉得太饿。水瓶里的水还有半瓶,我记不清了,原来背包里还有一瓶农夫山泉,第二天清早整理背包才发现。

吃过午饭,我们没有耽搁时间,找路下山。刚起身,我就觉得腿有些抽筋,在半路上休息了一会儿。这会儿好友和排叉已经绕过了山梁,走到山腰对面了,燕羽山离我们很近。我们下到大草甸子上,小飞猪闻到了熟悉的味道——马粪味,她断定这是她曾经走过的路。

燕羽山的其中一只猫耳朵就在眼前。晚了,我们没有选择挑战它,而是沿着那条向西明的路下山,选择从同一条沟里返回。下山的路只一条,有时会从沟的右边走到沟的左边,从上边望下去路显得更清晰。上山四个小时,下山仅用了两个多小时。下山途中我们在一片草地上歇了好久,对面就是一片芦苇,很久没欣赏到这种野趣与美景,于是我掏出相机拍下了几张。陶醉了好久才不舍的离开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路上隐现废弃的老房子,一转弯竟有一头牲口挡在路上。我和排叉打趣道,怎么是好友拦在路上。路过一片高梁地,对面田里是金黄色的豆子。我一回头,才发现燕羽山真美,天真蓝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我们左拐右拐出了山,重新回到来时的岔路口,一面通向面果树园村,一面通向来时的路。五点钟我们回到柳沟,由小飞猪引路,入住农家院,吃豆腐宴。安顿好后,我随排叉、小飞猪他们去供销社采购,米格留守。

豆腐宴后,我去小睡了一会儿。八点多被他们叫起来打牌,“敲仨家”。排叉自称头一次加入扑克大战,我和排叉带着沙子一直气势很高,玩到夜里一点也没让好友他们翻身。米格怪好友该出手时不出手。夜里我们四人挤在一个炕上睡,据说米格鼾声如雷,我头一回睡得这么实,没听见。

   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,我身边的排叉和好友就醒了,起来洗漱。我们陆陆续续也都起来了,准备坐七点钟的头班920回延庆县城。院主人提醒我们,坐920到终点艾官营,再调头回来,有座。我们愉快的与主人告别,走出小院。又去看了看别院做豆腐的经过。

9·12 燕羽山迷途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   在车站等车,晒太阳。刚过七点车就来了,往南开,三、四站地就到了终点,停着等时间。我迷迷瞪瞪的睡着了,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的车,等到了站才被好友捅醒。

    我们在京张路口下了车,排叉带着我们过红绿灯想步行到919直达快车总站,结果我们还是分别上了两辆板儿车。这是我头一回坐板儿车,据说这是延庆特有的,过了两个红绿灯就到了919总站。下车后我和好友各买了一个煎饼,其他人着急,已经进站了。燕羽山-柳沟之行玩得很开心,但是下山时灰头土脸的,回家得好好洗洗。

 

√ 燕羽山登顶路线:

从景而沟村进大北沟再转向小北沟直插主峰是登顶的最近路线。但也有老乡说从沙塘沟村进山更近。

从沙门村、董家沟村沿山脊登顶路途稍远,上下坡较多,但攀越数座山头,欣赏各异的山地风貌会使漫长的旅程不显枯燥。

燕羽山北面的果树园、二司、三司、四司各村也有村路通住主峰脚下。

 

√ 凤凰古城——柳沟

柳沟地属延庆县井庄镇,因站在村外的山上俯视古城,形似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,而在历史上被喻为“凤凰城”。明朝时期,作为居庸关一重要门户,设驻军把总属,担负着明皇陵(十三陵)的防务重任。村里曾建过18座庙,设衙门,开当铺,市井兴隆。全城总面积63000平方米,现尚有城墙、城门等遗址。城内原有18座古庙,作为当时人们朝拜奉神、祈求平安的场所,其中城隍庙最大,建筑面积73平方米,明建正殿三间,清重修。其它,泰山庙、宝幢寺、关帝庙、三教寺、弥陀寺等尚存遗迹。村西土边长城、土城墙、烽火台保存完好,古城轮廓清晰可见。现今,凤凰城内已恢复一些古迹遗址原貌。痕迹依稀,威严依旧。

 

活动属性:穿越/探路,计划:18公里,800米,实际:10公里,600

出走成员:我、好友、patch、米格21、小飞猪、沙子

结算:919往返9.6元,920往返柳沟2元,板儿车1元;柳沟豆腐宴19元,农家院住宿10元,饮料及西瓜人均5元,扑克牌3元,橙汁及煎饼9.5元,总计59元;我带了农夫山泉、脉动和红牛;好友买的八宝粥和面包等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1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