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朗木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  

2009-07-20 21:48:58|  分类: 2009思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11日(周六)外出回来,我听说今天上午大师级人物——任继愈先生、季羡林先生先后辞世。

12日中午,北大百年讲堂为季羡林先生所设灵堂开始对外开放,供学校师生和社会各界人士前来祭奠。据不完全统计,约有2万人来到灵堂悼念季老。北大百年讲堂的台阶上,堆满了几日来各界人士送来的花圈。尽管烈日炎炎,人们仍然从四面八方赶到季羡林先生灵堂。遗像前,人们纷纷怀念先生生前的风范、言行,缅怀心中永远的季老。

季羡林先生的去世,是北京大学的一大损失,也是中国教育界和学术界的一大损失。随后北京大学发出《讣告》称:

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、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名誉副主任、北京大学资深教授,国际著名东方学家、印度学家、梵语语言学家、文学翻译家、教育家季羡林先生,因病医治无效,于2009711日上午9时在北京逝世,享年98岁。

季羡林先生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09719日(星期日)10时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东礼堂举行。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这个消息通过不同渠道发布出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719日上午八宝山革命公墓成了另一个纪念、送别季羡林先生的重点地点。于是我打算周日上午先去送别季羡林先生,再去参观首博。

早晨八点钟的闹钟把我叫醒,起来洗漱后背上包出了门。在小区对面买了早点后,我上了公交车。九点多一点我在八宝山地铁站下了车,向公墓西侧的礼堂走去。沿路能看到不少人拿着带有季先生画像的小册子从这个方向走出来。我想告别仪式已经提前开始了,便加快了脚步。

走进院内,停了不少的车,想必不少是北大的和教育口的。院子的正中间正在施工,被围起来了。有指示牌指引,东侧规模略小的礼堂是为季羡林先生告别仪式准备的,西侧的礼堂仍旧在进行着大众的追悼会。

告别礼堂前,人们有序的排队缓缓等待进入。队列两旁有北大的工作人员负责签到,发放小白花和印有季先生生平的小册子。小册子上的照片与灵堂正中悬挂着的照片一样,季老身穿一件中山装,头戴一顶淡紫色毛线帽,面带微笑,身后的背景是初春低垂着的杨柳。淡淡的绿色衬托着那身简朴的中山装,老人那淡淡的微笑显得格外慈祥和健康。据季先生的儿子季承说,之所以选择这张照片是因为这张照片充分体现出了季老朴素、平和和乐观的本色。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90年代初,树叶刚刚发芽,天气还有点冷,季老穿得比较多,那时季老的身体状况还不错。

 

据后来的报道称,当日有数千人来送别季羡林先生。原定告别仪式十点举行,七点半在殡仪馆外已有上百人翘首等待。其中除了媒体记者外,更多的是普通民众,须发皆白的老人不在少数。

殡仪馆外,高悬着“沉痛悼念季羡林先生”的横幅,两侧的“文望起齐鲁通华梵通中西通古今至道有道心育英才光北大”、“德誉贻天地辞大师辞泰斗辞国宝大名无名性存淡泊归未名”,正是季老一生最好的写照。


约九点半钟,我进入到等候告别的队列中。静穆的人群,安静地等待送别的时刻。十几分钟之后,六小龄童从一条专用通道里缓缓走来,他一身黑色肃穆的着装,在台前签道,佩戴白花,等候入场。其间他在外停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记者借此机会对他进行了一番采访。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据网上的视频记录,六小龄童回忆了季老与《西游记》的特殊渊源。他自己对季老有一份特殊的情感。那是从季老翻译印度史诗《罗摩衍那》的故事开始。他展示了他手上戴的这个戒指,是史诗中的猴王哈奴曼的形象。季老认为孙悟空血管里有哈奴曼的血。他觉得讲得非常好。

2006年时,季老知道他在《西游记》作者吴承恩的家乡江苏淮安有一个美猴王家族艺术馆,并在搜集各种版本的《西游记》和《大唐西域记》这样的书后,特别送他一套他题写的《西游记》的书名和作序的一套《西游记》的限量书,让他觉得无比珍贵。

在六小龄童去医院看望季老,并想亲自接受季老的赠书时,季老正睡着,遗憾此别成了永别。也因此,六小龄童今天一定要来送别季老。

    当天来送别季先生的还有中国作协主席铁凝、副主席张抗抗,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大师,及季先生的老中青学生、学者。当然还有他的关门弟子钱文忠教授。这位近来在媒体频频曝光的学者,今日也不得不和众人一起在外等待入内。

季羡林先生的辞世,在社会公众中掀起一股悼念的热潮。有学者不无遗憾地说,其实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季先生的成就。这也就提出了一个问题:既然不了解,悼念之情从何而来?

季老在北大创立的东方学学科至今在世界上也是处于前沿地位。东方学研究院院长、季老的学生王邦维教授说,北大于1946年成立的东语系,季老是核心,是学术上的最高指导者,整个学科的发展,每一步、每一个细节都离不开他的鼓励、支持、帮助。“季老是那么伟大,又是那么平凡的一个教员,他对年老者尊敬,对同辈们亲和,对晚辈们和蔼。”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季羡林先生在语言学、文化学、历史学、佛教学、印度学和比较文学等方面建树卓著,这与他坚持学习、坚持思索是分不开的。他精通梵语、巴利语、吐火罗语、英语、德语、法语、俄语等多种语言,是世界上仅有的几位从事吐火罗语研究的学者之一。他驰骋于多种学术领域,翻译了大量梵语著作和德、英等国经典,尤其是印度古典文学经典《沙恭达罗》以及印度两大史诗之一《罗摩衍那》等,并撰写了大量的研究著作。

“平生爱国,不甘后人,即使把我烧成灰,我也是爱国的。”季老的这句经典话语不知感动了多少人。用“情系东方、热爱祖国”来描绘季羡林先生的爱国情怀再合适不过了。季羡林先生早年曾留学欧洲,但是学成之后,他婉拒了剑桥大学的聘请,回国后一直在北京大学任教。他对祖国的爱基于对中国文化的深刻了解,也是源于对中国文化的自信。

季老曾说他最喜欢这样的人:怀真情、说真话的人;心肠软、骨头硬的人。这也是他自己精神的写照。季先生曾经在著作《病榻杂记》中三呼“摘冠”:“我不是国学大师,我不是学界泰斗,我不是国宝”。任继愈先生曾经做过一个评价:“季先生的学问在中西之间,非中非西之学,非古非今之术。”季羡林先生涉足多个领域,但在每个领域都有很高的造诣。

在两年前出版的《病榻杂记》中,他要求摘去“国学大师”、“国宝”、“学术泰斗”三顶帽子。他坦承:“我对(中国)哪一部古典,哪一个作家都没有下过死功夫,因为我从来没想成为一个国学家。后来专治其他的学术,浸淫其中,乐不可支。”也就是说,他对印度学的兴趣大于国学。然而,媒体为了满足公众的需要,直到他去世后,这个帽子也没能摘下来,还充满讽刺性地放到大标题里。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   在静候进入告别厅的人群中,一幅写有“季老恋故土 聊大爱季老”的白底黑字的横幅尤为引人注目,甚至一时成了参加告别者们相互寻找的指示标。这既饱含了家乡人对季老的深情,也体现在季老对家乡教育的关注上。一代语言文学大师季羡林先生与聊城大学有着不解之缘。多年来,季老支持聊城大学的发展,并欣然受聘任聊城大学的名誉校长,他曾经几次来聊城大学,与家乡的这所大学留下了难分难舍之情。

    季羡林先生的家庭生活是不可回避的一个话题。据说他与儿子有着十多年的父子恩怨,曾经13年不相见,其中的原由是多方面的。但季老称,最后半年多的晚年生活是“最幸福的”,因为与儿子季承团聚,并相处愉快。

2008117日,儿子季承终于在301医院的病房见到了父亲季羡林。73岁的季承一开口叫了声“父亲”,就跪下磕了个头。起身时已泣不成声的问“您有什么要训斥我的吗?”季老虽然也很激动,但话语仍然平静:“我有什么可批评呢,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好了。”经过13年的隔阂之后,季承又像普通的儿子一样回到了父亲身边。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   等候告别的队伍人多时排出200多米,告别厅四周摆满了花圈。有专人提醒大家排成一队,有序的告别,不鞠躬,不停留。季老的身上覆盖着党员,一身老人装,眉毛很长很白,仅有几根是黑色的,腮部有些凹陷,走得是那么的安详。在告别厅右侧是季老的家属,向前来送别的民众致谢。从排队等候到走出告别厅不到半小时的时间,告别厅外还有不愿离去的人们和得知消息匆匆赶来的人。我不忍继续看到这样的场面,静静的离开了。据说季老的骨灰可能将分别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、万安公墓和山东老家临清三地。

7·19 送别季羡林先生 - 朗木 - 朗木的博客

 

√ 季羡林主要学术成就

(1)印度古代语言研究——《中世印度语言中语尾-am,向-o-u的转化》等论文,在当时该研究领域内有开拓性贡献;

(2)佛教史研究——他是国内外为数很少的真正能运用原始佛典进行研究的佛教学学者,把研究印度中世语言的变化规律和研究佛教历史结合起来;

(3)吐火罗语研究——早期代表作《〈福力太子因缘经〉吐火罗语诸本诸平行译本》,为吐火罗语的语意研究开创了一个成功的方法,

1980年又就新疆发现的吐火罗语A《弥勒会见记剧本》残卷进行研究,发表论文多篇,打破了“吐火罗文发现在中国,而研究在国外”的欺人之谈;

(4)中印文化交流史研究——《中国纸和造纸法输入印度的时间和地点问题》等文,说明中印文化“互相学习,各有创新,交光互影,相互渗透”;

(5) 中外文化交流史研究——曾主编《大唐西域记校注》、《大唐西域记今译》,并撰10万字的《校注前言》,是国内数十年来西域史研究的重要成果;

(6)翻译介绍印度文学作品及印度文学研究——《罗摩衍那》是印度两大古代史诗之一,译成汉语有9万余行,季羡林经过10年终于译毕,是我国翻译史上的空前盛事;

(7) 比较文学研究——首先倡导恢复比较文学研究,号召建立比较文学的中国学派,为我国比较文学的复兴,作出了巨大贡献;

(8) 东方文化研究——极力倡导东方文化研究,主编大型文化丛书《东方文化集成》;

(9) 保存和抢救祖国古代典籍——曾担任《四库全书存目丛书》、《传世藏书》两部巨型丛书的总编纂;

(10) 散文创作——从17岁写散文起,几十年笔耕不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